设为首页
您现在正在浏览: 首页 » 政务公开 » 概况信息 » 正文

广安区古代历史人物

发布时间: 2018-11-13 11:53:30   作者:本站编辑

三国蜀汉将领王平

王平(不详-248),字子均,汉宕渠县人,出生在賨人家庭。少时,在何姓人家生活,名何平,长大后复名王平。青年时期入三国曹操营,后降刘备,被拜为牙门将、裨将军。成都武侯祠有王平巨型塑像。

蜀汉建兴六年(228年)正月,丞相诸葛亮北伐曹魏,王平属参军马谡的先锋,同守街亭。然而马谡舍水上山安营扎寨。王平规劝再三,马谡置之不理,被魏将张郃断其水道而大败。唯王平所领千余人摆下空城计,擂鼓助阵,凭寨坚守,张郃疑是伏兵,只好退兵。王平沿途收合诸营溃兵而还,因而受到诸葛亮表彰,加封为参军,统领五部兼当营事,升位为讨寇将军,封亭侯。

蜀汉建兴九年(231年),王平守南围。魏司马懿遣张郃攻王平所部。蜀军兵围邦山,王平独当一面,张郃数万兵力束手无策,终不能克。建兴十二年(234年),在渭南决战中,诸葛亮因劳累卒于武功营帐,蜀军将与将之间矛盾重重,王平极力劝阻,避免一场内战。蜀军由长史杨仪率领退返蜀中,魏延完成断后任务遂击杨仪。杨仪令王平前往抵御。两军相接,王平用话镇住魏延。魏延兵卒均知主将理亏,皆散。王平因功迁后典军、安汉将军。不久,王平领汉中太守。建兴十五年(237年),王平晋封安汉侯。延熙元年(238年),蜀军再次北伐,王平被任命为蒋琬的前护军。延熙六年(243年),王平封为前监军、镇北大将军,成为蜀军北方前线总指挥,以统汉中。魏军10万余大军进攻汉中,王平属下不足3万人,本寡不敌众,王平亲自带1000余人前往黄金谷,居高临下,狠击魏军,在后援军的支援下,击退魏军。延熙十一年(248年),王平去世,儿子王训继嗣。

王平一生长于戎旅,识字不逾十,却口授作书,很有意理。他常令人为自己阅读《史记》《汉书》,不仅能知晓大意,谈论中往往不失其旨,更能遵履法度,言不戏谑。

王平墓在南充青居乡凤凰山。

北宋谏议官张庭坚

张庭坚(生卒年不详),字才叔,广安军(广安市广安区北辰办事处界坡村)人。少时读书于岳池羊山之麓。
宋元祐六年(1091年),张庭坚高考及第,中进士,任成都观察推官,做太学春秋博士,以德行、道艺教授学生。哲宗绍圣年间,经废,任汉州知府,为掌管粮运、家田、水利和诉讼事项的通判。再后进入枢密院任编修,坐折简别邹浩免。

公元1100年正月,宋哲宗赵煦病逝时无子,死后传位于宋徽宗赵佶,第二年改年号为“建中靖国”。徽宗时,张庭坚被任命为著作郎。宋徽宗在位期间,穷奢极侈,荒淫无度,大肆搜刮民财,建立专供皇室享用的物品造作局。又四处搜刮奇花异石,用船运至开封,称为“花石纲”,以营造延福宫和艮岳。徽宗信奉道教,自称“教主道君皇帝”,大建宫观,并设道官二十六阶,发给道士俸禄,致使百姓意见很大。

庭坚正直,后被推荐任左正言(谏议官),张庭坚在职逾月,数上封事,其大要言:“世之论孝,必曰绍复神考,然后谓孝。夫前后异宜,法亦随变,而欲纤悉必复,然则将敝于一偏,久必有不便于民而招怨者,如此而谓之孝,可乎?司马光因时变革,以便百姓,人心所归,不为无补于国家;陈瓘执义论诤,将以去小人,士论所推,不为无益于宫禁。乞尽复光赠典以悦人心,召还瓘言职以慰士论。又士大夫多以继志述事劝陛下者,臣恐必有营私之人,欲主其言以自售,谓复绍先烈非其徒不可,将假名继述,而实自肆焉。今远略之耗于内者,弃不以为守,则兵可息;特旨之重于法者,删不以为例,则刑可省。近以青唐反叛,弃鄯守湟。既以鄯为可弃,则区区之湟,亦安足守?臣谓并弃湟州便。”庭坚言论深切,退辄焚稿。任职期间,多次向皇帝奏章,顶撞指责绍述尽复新法,但徽宗昏庸无道,重用奸臣,听不进忠臣之言。

张庭坚忠鲠切直,不屈服于压力。曾经请求甄别并推崇司马光、吕公著之贤能,曰:“陛下践阼以来,合人心事甚众,惟夫邪正殊未差别。如光、公著甄叙,但用赦恩,初未尝别其无罪也。”又荐苏轼、苏辙,认为可放手使用。由于不顺从执掌政权官员的旨意,张庭坚被贬为承务郎,离开朝廷到京东任转运判官,后又任汝州知府、滁州通判。丞相蔡京还朝,意欲召张庭坚回自己身边使用,张庭坚不从。

崇宁二年(1103年),蔡京恨之,张庭坚被列为“奸党”,押送虢州地方管束,又接连迁鼎州、象州。数年后,张庭坚官复原职。57岁时,张庭坚逝世,后皇帝赠其为“猷阁学士”。宋史有传,其德才和人格受到百姓的崇敬和祭祀。南宋大诗人陆游过广安时特写《吊张才叔谏议》诗一首:“东风匹马过孤城,欲吊先贤涕已倾。许国肺肝知激烈,照人眉宇尚峥嵘。中原成败宁非数,后世忠邪自有评。叹息知人真未易,流芳遗臭尽书生。”张庭坚故里原名“东婆岩”,后人为纪念这位“忠鲠切真”的谏议官,将其改为“谏议坡”,并沿袭至今。

明代“真儒”吴伯通

吴伯通(1439-1502),字原明,号石谷,广安州(广安市广安区浓溪镇)人。生于明正统四年(1439年),少有奇质,读书过目成诵,治学注重躬行实践,以履行圣人之道为己任。知州柴良对其考试后,大加赞赏。

天顺八年(1464年),中进士。官授大理寺右评事,掌管刑狱。成化十一年(1475年),任河南学政,创办辉县百泉书院、洛阳伊洛书院、汝宁汝南书院,并参酌白鹿书院规章,令各院遵行。成化十三年(1477年),监视浙闱,任浙江学政,主讲杭州贡院,从学者数百人。成化十九年(1483年),吴伯通因父逝世回家守孝,其间亦起院讲学,从学者众,有司为建甘棠书院,以供学者住读。后转云南按察使。弘治十一年(1498年),转任贵州按察使。敢于列述和治理内外臣工的弊端,得罪了权贵。是年冬,吴伯通申请辞去官职,回到广安秀屏山背后老家。弘治十五年(1502年)三月,吴伯通在家中病逝。

吴伯通为政期间,大兴书院,从学者数千人。后王守仁谓浙人云:“理学作人如吴石谷者,不立庙祀何也?”浙人无以为答。可见其兴办书院之影响。后浙人为之建坊,称为“当代真儒”,学者称其石谷夫子,为崇祀乡贤。著有《石谷韵语》十二卷,《闻见录》二十卷,《策问答》七卷,《甘棠文稿》四卷,《十斋铭》一卷。代表诗作《春雷词》:风度飞花点竹林,送春细雨更纷纷;谁知春风如膏润,催起秧苗拥绿云。

蜀乱亲历者欧阳直

欧阳直(1620-不详),原名欧阳睿年,字公卫,号淇竹,广安州(广安市广安区)人。一生辗转于残明、清朝所属诸将领之间,历官数十,倾家十余次,流转数千里。晚定居云南楚雄,后卒于此。

明万历四十八年(1620年),欧阳睿年出生于广安州(广安市广安区)乡下一略有薄田的耕读之家。四岁丧母,七岁丧父,十岁时3个哥哥去世。其嫂回娘家守节,将其带去抚养。欧阳睿年酷爱读书,15岁中秀才,17岁娶亲。成家后接嫂回家,奉养如母。

明崇祯十七年(1644年)八月,张献忠率部攻占成都,建大西政权,在全川四道设学院“取士察吏”。欧阳睿年于该岁秋至蓉城参加科举会试,张献忠钦点欧阳睿年为大西政权大顺元年甲申科榜眼进士。随后,7个月之内三易其职,先奉旨发光禄寺给养,旋调东平王孙可望部任监军,再转骁骑营刘进忠部任职。

大顺二年(1645年)三月,刘进忠背叛张献忠,欲降清军,裹胁欧阳睿年随军北行。后遂乘乱逃出,返广安改名欧阳直,购舟携眷,欲远遁永宁、遵义一带。船至华蓥明月渡,横行四川的“摇黄”(原名“姚黄”,原系汉中土贼姚、黄二姓者为首,后自汉中流入川北,川中乱民恐为张献忠所屠,悉附之,分为十三家。)突然拦船,欧阳直妻儿投江而亡,奴仆被杀或被掳。欧阳直被绳系脖子,驱赶着在烈日下赤足而行,稍慢,便刀背击打。至军营,皮肤尽裂,生不如死。后“摇黄”首领宠姬怜欧阳直是读书人救下他,首领委任他为小头目,并送给他两个妻子。不久,“摇黄”攻破长寿、垫江、邻水、广安、岳池、西充、营山、渠县、定远各州县。所到之处,城野俱焚。欧阳直甚觉惨无人道,多次设计逃走。两年后,欧阳直丢下两个妻子,终脱身“摇黄”。闻张献忠率部北上遭清军伏击,亡于西充凤凰山之讯息;又见西军将领孙可望、李定国、刘文秀、狄三品等人,率部亦奉明军旗号,抗清复明。欧阳直遂投明军,经巡抚马乾委作安居县令。

安居县令任上,欧阳直勤政爱民,颇有政声。然县域连年战乱,粮饷严重匮乏;人们先以野菜、树皮充饥,继而屠老弱病残者食之。清顺治四年(1647年),欧阳直得县民密报,残明兵卒欲杀他而充饥,欧阳直带着报信人连夜逃回内江马乾巡抚身边,不敢远离。不久,清军南下,攻占内江,马乾殉国。欧阳直躲在荆棘里逃脱。后逃至嘉定(乐山),为残明之广元伯杨展管钱粮兼垦屯。不久,杨展被李乾德诱杀,欧阳直遂为李乾德所用。

清顺治八年(1651年),清廷命平西王吴三桂与墨尔根、侍卫李国翰率师征四川,混乱中俘获欧阳直,见其通文墨,便用他办钱粮。顺治十年(1653年),刘文秀率部自滇入川,欧阳直落入刘文秀之手,刘仍用欧阳直办垦务。顺治十三年(1656年),残明蜀王刘文秀回滇,欧阳直被带回云南充作幕客。刘文秀亡,蜀王妃留欧阳直教其世子。随后,清军大举入滇,欧阳直随世子走永昌,匿于草木间六日,未被清军抓住。清康熙初年,欧阳直见全蜀大定,滇事告终,遂复出仕于清。不久在云南楚雄安家,从此免去颠沛流离之苦。

晚年,欧阳直于云南楚雄山中茅舍遥望故土,常长泪沾襟,遂将身经目击四川战乱之真事,纳入《欧阳遗书》,亦名《蜀乱》,以示子孙。

清代大理寺正卿邓时敏

邓时敏(1710-1775),字逊斋,号梦岩,广安州(广安市广安区协兴镇)人。其父邓琳,以岁贡生身份任中江县训导。邓琳生有六个儿女,邓时敏为老三。

雍正十年(1732年),邓时敏举孝廉。乾隆元年(1736年),中进士,入翰林院。乾隆七年(1742年),迁侍讲学士。次年任江南宣谕教化使。乾隆十年(1745年),升为大理寺正卿。因父丧,邓时敏回家中服丧,期满后又奏请在家赡养母亲,皇上准许。乾隆二十六年(1761年),其母病逝服丧。乾隆二十九年(1764年),邓时敏返京入朝,官复原职。

邓时敏在担任顺天乡试考官期间,所拔后多为名士,阿桂、袁枚皆出邓时敏之门。阿桂出将入相,袁枚虽官止于知县,但文章风采斐然,为清代一大文豪。袁枚曾说:“先生以万里孤臣,旁无凭藉,而能委蛇卿班,适来适去,卒全部名节以归。重其身,端其范,以仪型百辟,无形之砥柱,可以抗中流,挽风气矣。”李艺圃亦称赞邓时敏:“逊斋先生待人处己,一出于至诚,气度浑融,接之若略无可否者,性刚直,和而能介。”年老寓京时,邓时敏常招集同乡在京任事者饮酒赋诗。乾隆二十九年(1764年),大司马周煌、御史刘天成、检讨张翯、郎中李漱芳、员外郎王汝壁、户部主事唐乐宇、刑部主事孟邵等一批四川籍在京官员聚会,以诗酒唱和。邓时敏有《野望》诗一首,云:“独立高原望,苍茫古树秋。白云荒大漠,紫气满中洲。水落鱼龙冷,山空鹳鹊游。何人吹玉笛?清韵出江楼。”其诗犹见唐贤风格,亦表现了作者年老寓京的悲凉心境。

邓时敏刚果严毅,遇事不稍偏就,同列皆敬畏。然因父母遭丧,在家侍母及守丧达20年之久,再入京为官,诸新贵少年望邓时敏若过时古物,争避面揶揄。邓时敏生性纯朴平和,不喜和趋炎附势的人亲近,退朝后闭门读书,有人派使者登门,他闭而不见,引来不少非议。元、明以来,一切重大案件改由三法司终审决定,担任大理寺职位的人被看作有职无权,然而每年秋季会审,邓时敏都要费尽心思为冤案平反,还向皇上奏报,请求定夺,招致同事不满。邓时敏自感在朝势单力薄,以年迈辞官归家。居家广安时,邓时敏曾修《广安州志》。乾隆四十年(1775年)终老故里。
邓时敏去世后,因其功绩建神道碑、立德政坊。原碑、原坊在“文化大革命”中被毁坏,后重建。德政坊正面文字为“弘扬法典千秋伟业,造福黎民一代名臣”;背面文字为“敏思勤行盛德若愚,为善最乐诗书传家”;横批是“功勒金石”。这些文字概括和赞颂了邓时敏的显赫业绩与高尚品格。